• <table id="mkook"></table>
    热线电话:0311-85290821    投稿邮箱:cns0311@163.com

    “无声的流行病”:全球男性平均精子数量腰斩

    时间:2022年12月23日    热线:0311-85290821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数量“腰斩”,谁“偷走”了精子?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牛荷

      发于2022.12.19总第1073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11月15日,一项发表在《人类繁殖更新》杂志上的研究表明,全球男性的平均精子数量正以惊人速度下降,达到腰斩的程度。

      这项成果囊括了53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223项研究,57000多名男性的数据被纳入其中。这也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关于人类精子浓度下降的分析。以色列流行病学家、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公共卫生和社区医学学院教授哈盖·莱文主导了这项研究,美国环境和生殖流行病学家、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教授莎娜·斯旺也是作者之一。

      莱文在回复《中国新闻周刊》说:“我们对全球精子数量下降表示担忧,因为这不仅反映了男性生殖能力的下降,也反映了男性整体健康状况的下降。已有研究表明,低水平的精子数量与慢性病、睾丸癌和寿命缩短的风险增加有关。”

      “男性精子数量下降是一种全球现象,与此同时,中国、日本、韩国等多国已出现低生育率趋势。”斯旺在12月5日的视频采访中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严格来讲,男性精子数量下降和男性不育并非线性相关。低于正常精子数量的阈值,男性不育的现象才更加明显。

      全球男性精子数量下降速度加快

      早在2017年,莱文和斯旺就曾合作发表过一项类似研究。研究调查了欧美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男性的精子数量,全球185项研究、超4.2万名男性的精液样本被纳入分析。

      结果发现,西方男性在1973~2011年间的精子数量总体下降52.4%,平均精子浓度整体下降59.3%,即每毫升精液中的精子数量平均每年下降1.6%。这项研究写道,精子数量下降被看做是矿井中预警的金丝雀,预示着更广泛的健康影响。当矿井存在微量有毒气体,金丝雀会表现出明显的烦躁。“如果不加以缓解,将可能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存。”莱文曾表示。

      今年11月,莱文和斯旺联合发表了一项新的荟萃分析,相较2017年的研究,新研究还分析了2014年至2019年的38项研究,首次纳入了中美洲、南美洲、亚洲和非洲国家的新数据,地理范围和时间跨度更久。《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这项研究中纳入了9项来自中国的研究数据,由于生育问题而检查精子数量的男性未被纳入研究。

      新研究的结果延续了2017年研究的下降趋势。结果显示,排除诸如年龄、疾病、禁欲时间等影响因素后,1973年至2018年的45年间,全球男性平均精子数量下降62%,平均精子浓度下降52%。1972年以来,男性精子总数每年下降1.16%,2000年后下降速度翻倍,每年下降2.64%。

      “这项研究首次提供强有力的证据证明,21世纪全球范围内男性精子数量出现下降,且下降的速度在加快。”研究写道。

      莱文和斯旺均在回复《中国新闻周刊》的邮件中提到,这项新研究提示,男性总体健康状况有所下降。“有相当多研究表明,整体而言,相比生育能力强、精液质量好的男性,精子数量低的男性及不育男性容易发生更多的心脏代谢疾病,预期寿命更短。”斯旺在邮件中回复称。

      目前,精子数量下降的原因尚不明确。“精子数量下降的原因超出本研究的讨论范围,但我们确实知道一些减少精子数量的因素。”莱文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项研究报告的男性精子数量下降发生在50年间,下降速度太快了,因此不可能是遗传因素导致。莱文认为,男性生殖系统对环境变化非常敏感,胎儿时期暴露于邻苯二甲酸盐等内分泌干扰化学物质或吸烟环境中,可能会中断男性的生殖发育。

      莱文认为,并非所有肥胖、压力大的人群都有较差精液质量,可能是因为“基本上发育良好的睾丸”对负面生活方式的敏感度低于发育较差的睾丸。

      斯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精子下降的原因较为复杂,可能涉及不良饮食习惯、压力、吸烟、肥胖、酗酒等“生活方式”因素。“也许更重要的原因是,邻苯二甲酸盐和双酚等化学物质,这些物质存在于成千上万的日常用品中,如水杯、外卖盒、玩具、橡胶制品等。过去50年,人们接触这些物质的次数增加了,在此期间,我们看到精液质量在下降。”斯旺表示。

      国内也开展过类似研究。2021年7月,《中华男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分析了近35年来中国有生育力男性精子浓度的变化。内地28个省(区、市)及香港特别行政区的11600余例男性被纳入研究。1984~2019年间,中国优生生育力男性精子浓度总体呈下降趋势,精子浓度从0.99亿个/毫升降至0.73亿个/毫升,每年下降约75万个/毫升。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生殖中心副主任医师李军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导致精子质量下降的因素有很多,这些因素处于动态变化中,没法准确找到某一时期一名男性精子质量下降由哪种或哪些因素引起,这些因素引发下降的比重也难以计算清楚。

      精子数量下降,生育能力一定变弱?

      “当精子浓度低于每毫升4000万个时,生育率会开始下降。现在看到的是平均值,也就是说,如果今天男性精子浓度平均为每毫升5000万个,那么就有大量男性精子浓度低于每毫升4000万个——他们的生育能力也是‘次优’的。”莱文此前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

      11月的研究结果提示,男性的平均精子浓度从1.04亿个/毫升下降到0.49亿个/毫升,意味着更多男性实现生育的概率降低,时间延长。《纽约时报》2021年6月的报道中提到,男性每次射精会产生2到5毫升的精液,世卫组织设定的“正常”精子数量范围为每毫升0.15亿~2.5 亿个精子,但没人知道这一“最佳”值是多少。

      “虽然精子数量不能完美代表生育能力,但其与生育机会密切相关。超过每毫升4000万~5000万精子这一阈值时,更高精子数量并不意味着有更高生育能力。另一方面,低于该阈值时,受孕可能性会随着精子数量减少而迅速下降。”11月发表的研究写道。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精子数量下降给人类社会造成的威胁被夸大了。

      2021年5月,哈佛大学教授莎拉·理查森在其主导的一项研究中指出,斯旺等人2017年的研究结果基于精子数量下降假说,这一假说默认了较低平均人口精子数量将导致较高的男性不育率。如果基于精子数量生物变异性假说,精子数量很大范围内的变化都被认为是非病理性的,这项研究发表于《人类生育力》杂志上。

      11月发表的研究分析了精子浓度和数量,并未分析精子活力和形态等其他指标。此外,研究采用的精液质量参数是生育后男性的数据,并未明确配偶怀孕时男性精子水平的真实情况。

      精液质量分析包括精液体积、精子浓度、精子总数、正常形态率、精子存活率等多项指标,这些指标综合反应男性生育能力。睾丸中干细胞需要两个多月才能发育成新的精子,这意味着任何单次计数都只相当于拍一次“快照”。

      “单次的精子质量检测不能作为男性精子有问题的临床诊断参考,因为这只能反映一段时间内男性生殖能力的优劣。一名男性的精子数量和浓度等指标会随着作息、个人情绪、加强锻炼等因素变化,因此至少要进行两次及以上检测,才能最终诊断。”李军果说。

      在李军果看来,男性生殖能力牵涉到许多因素,精子数量只是其一。一些少精子症的男性患者成功生育了孩子。即使有足够的精子,其他因素对实现怀孕也很重要,包括正常的精子运动。她解释,精液质量本身容易受采集环境、温度、受试者情绪等多种因素影响,与血液和尿液样本相比,精液标本均一性较差,因此检验质量控制更为困难。

      据世卫组织2020年9月估计的数据,全球有4800万对夫妇和1.86亿人患有不孕症。世卫组织表示,男性生殖系统中,不育最常见的原因是精液射出问题、精子缺失或水平低,或者精子的形状和运动活力异常。

      “虽然精子数量可能在下降,但方法学的局限性、生物学变异性和检测技术上的不一致性,都大大削弱了这一结论。”李军果分析,男性精子存在问题主要分先天原因和后天原因两大类。如果是前者,很多情况下无法医治,一般采取人工助孕的办法生育后代,后者一般通过药物治疗改善。

      在李军果看来,整体而言,精子数量和浓度下降很多时候只是降低了男性的生育概率,但这种下降随着生活环境和个人调整会恢复。从临床上看,现在国内男性精子数量和浓度也整体在下降,精子水平完全没问题的男性越来越少,大部分人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虽然如此,真正因此影响到生育问题的还是少部分人群。

      “无声的流行病”如何应对?

      长期以来,男性健康一直被忽视。

      目前国内许多大型医院都设有妇科和产科,几乎所有女性生殖系统相关疾病都在这两个科室治疗。相较而言,男性疾病往往需要前往泌尿外科、皮肤科、内分泌科等科室诊疗。目前,国内医疗机构诊疗科目仍以1994年原卫生部发布的《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为基础。这一名录先后经过三次修订,“男科”始终未在一级和二级学科中出现。

      今年2月9日,国家卫健委在回复关于增设“男科”科目的提案中提到,国家卫健委将进一步加强相关亚专业建设,提升医疗服务能力。同时表示,下一步将深入研究提升男科疾病诊疗服务的政策措施,如在医疗机构探索建立男科疾病多学科联合诊疗制度。

      “男科是相对新兴的学科,加上男科医生稀缺等因素,男科医学发展也相对滞后。”深圳大学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孙中义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近年来,通过加大男科医生培养、加强男性健康科普等措施,目前男科病人就诊率虽有所提高,但仍有高比例男性患者未就医。”孙中义说,国内整体男性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前列腺疾病、男性不育、阴茎勃起功能障碍、射精功能障碍等发病率不断上升,应对男性健康予以重视和警醒。

      “就国内而言,根据临床经验来看,近年来男性整体生殖健康水平在下降。”孙中义表示。

      2018年,发表在《青海医药杂志》上的一篇关于西宁地区1260例男性不育门诊就诊者精液质量的文章指出,精液分析结果中质量异常占52.8%。精液质量异常主要以精子前向运动力下降为主,占比58.6%,精子总活力下降次之。

      2021年6月,发表在《实验与检验医学》上的一项调查报告中,研究人员选取了2018年4月~2020年3月期间,广州市花都区人民医院1360余例育龄男性体检精液的常规标本,男性平均年龄为32岁。数据分析结果显示,该地区育龄男性精子活动力指数32.7%不达标。“慢性病长期服药、肥胖、长期吸烟、患肾脏泌尿疾病是引起精子活动力指数下降的重要因素。”研究人员分析。

      报道称,斯旺曾在其个人撰写的《倒计时》一书中预言,按2017年研究的结果,男性精子数量最快可能在2045年达到零。斯旺对此否认。“如果不采取一些措施,精子计数可能越来越接近零。”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未来精子数量再次上升或是不断接近于零,取决于我们是否采取行动去扭转局面。”斯旺说。

      “精子数量下降是一种‘无声的流行病’,许多男性已出现低生育能力或不育症的情况。未来几十年,世界上会有大量男性需要在辅助生殖技术帮助下备孕。”莱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诸如辅助生殖等技术解决方案和治疗方法虽然可以暂时解决生育问题,但不能解决损害男性健康的根本问题。

      在他看来,精液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受多种社会因素影响,最好的“药物”便是及早预防,比如,多锻炼身体、减少看屏幕时间、避免接触烟草、毒品或有害化学物质、保持充足睡眠和饮食健康均衡等。

      《中国新闻周刊》2022年第47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郝烨】
    中新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新闻热线      |      投稿信箱      |      法律顾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课堂上他在桌子下添我
  • <table id="mkook"></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