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fdfd"></track>

    <noframes id="bfdfd">
    <p id="bfdfd"><pre id="bfdfd"></pre></p>

    <address id="bfdfd"></address>

        <p id="bfdfd"><pre id="bfdfd"></pre></p>

        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鳑鲏魚重回“夢中水鄉”白洋淀

        時間:2022年06月24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雄安6月23日電 題:鳑鲏魚重回“夢中水鄉”白洋淀

          中新社記者 李曉偉 崔濤

          “鳑鲏魚又回淀里來了!边@是“華北明珠”白洋淀漁民、年屆六旬的劉麥子近來最高興的事情之一。

          鳑鲏魚是中國原生的一種小型淡水魚,它有著亮麗的體色,20世紀被歐洲引進后受到歡迎,被稱作“中國彩虹”。家里世代捕魚的劉麥子說,鳑鲏魚一直是白洋淀的土著魚種,味美價高,曾是當地漁民的重要收入來源。

          然而,這種漁民再熟悉不過的魚,卻一度在淀里瀕臨消失!镑涽墝λ|要求很高,是一種生態指標性的魚類。過去淀里受到污染,導致它們難以生存!毙郯残聟^安新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臧培軍說。

          白洋淀自古以來被稱為“九河下梢”,是中國華北地區最大的濕地生態系統,被稱為“華北之腎”。但從20世紀60年代起,受氣候干旱、上游斷流等因素影響,白洋淀干淀現象頻發。上游城鎮的工業污水、淀區百姓的生活污水直排入淀,也加重了水體污染。到2017年,白洋淀整體水質為劣Ⅴ類。

          “白洋淀的水不清了,不能像小時候那樣捧起來就喝了!眲Ⅺ溩痈袊@道,不僅是鳑鲏魚,那些年白洋淀消失的魚有很多,捕魚收入越來越少。為了生計,當地漁民開始搞起水產養殖,但投喂飼料又加重了淀里的水質污染。

          自2017年雄安新區設立以來,白洋淀進行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系統性生態治理,各項生態指標日趨向好。官方數據顯示,目前,白洋淀水位穩定在7.0米左右,水域面積270多平方公里,水質從劣Ⅴ類全面提升至Ⅲ類以上標準,首次步入了全國良好湖泊行列。

          常年在淀上打魚的劉麥子,親身感受到白洋淀的水在一天天變清。2019年春天,在劉麥子記憶中已十多年很少見到的鳑鲏魚,突然多了起來。驚喜之余,劉麥子明白:“水質好了,魚自然而然就回來了!

          2018年以來,水產養殖業陸續退出淀區,恢復自然漁業。為加快白洋淀水生生物資源修復,安新縣農業農村局還開展增殖放流,投放魚苗、青蝦苗、河蟹苗、中華鱉等!艾F在淀里水也清了,消失的魚又回來了,打魚收入也多起來了,夠我們老兩口生活了!彪m然少了水產養殖的收入,但劉麥子仍感到欣慰。

          河北省官方觀測數據佐證了劉麥子的感受。觀測顯示,目前白洋淀魚類已恢復至44種,鳑鲏等土著魚類重現白洋淀。不僅是魚類,白洋淀野生鳥類已恢復到237種,比新區成立前增加了31種。一幅“沙鷗翔集,錦鱗游泳”的“夢中水鄉”景象正在白洋淀里重現。(完)

        編輯:【梁周杰】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无码一级A大片,好大?用力?深一点老师,最好看的中文字幕2018-2019
          <track id="bfdfd"></track>

          <noframes id="bfdfd">
          <p id="bfdfd"><pre id="bfdfd"></pre></p>

          <address id="bfdfd"></address>

              <p id="bfdfd"><pre id="bfdfd"></pre></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