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fdfd"></track>

    <noframes id="bfdfd">
    <p id="bfdfd"><pre id="bfdfd"></pre></p>

    <address id="bfdfd"></address>

        <p id="bfdfd"><pre id="bfdfd"></pre></p>

        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西裔美國人學習和使用中文14年 還跟室友學福州話

        時間:2022年06月10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6月8日電 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年僅32歲的胡安,已經學習和使用中文14年。他是西語裔美國人,在紐約市皇后區出生長大,卻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我現在中文說得比西班牙語好!

          胡安目前住在紐約華人聚集區法拉盛,從大學二年級搬到那里起,一住就是10年。每天,他用中文買菜,跟商家閑聊,口語可謂到達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如果不看臉只聽他的聲音,你恐怕很難意識到自己在跟一位西語裔美國人對話。

          胡安大學選擇的專業是旅游管理,自那時起他便夢想日后用多種語言做導游、開餐館、廣交朋友。這個目標驅使他花閑暇時間學習多門語言。胡安自稱會十門語言之多,但他自認為中文是他所有外語中學得最好的。

          胡安中文水平如此之高,可以說跟他長期以來堅持的習慣密不可分。胡安在圣約翰大學念書期間,結交了不少中國留學生朋友,在與他們的對話中鍛煉口語。學習中文一年半后,為了進修中文水平,他甚至挑了一個暑假去中國臺灣,天天用中文跟人交流。學習中文三年之后,他在朋友的鼓勵下參加了漢語橋中文比賽,獲得東北地區一等獎以及全美二等獎。

          為了更好地鍛煉中文水平,胡安甚至想到了一個出其不意的進修大法——給自己找講中文的醫生。但他堂堂一個講英語的美國人,怎么才能讓醫保公司給自己聯系中文醫生?胡安說,他首先用英文致電保險公司,但提出的“講中文”要求讓客服不解;后來他再致電時,假裝自己只會講中文,要求客服找中文醫生,客服很快就給他推薦了講中文的家庭醫生和牙科醫生。自那時,胡安這位西語裔美國人,便一直在看講中文的醫生,已經超過五年。

          慢慢地,中文不僅僅是胡安熟練的一門語言,更提供給他一些對生活方式和個人觀念的思考,“華人文化的很多觀念,我都應用在了自己的生活上!焙脖硎,譬如重視教育、家庭,孝順父母等華人觀念,跟更加崇尚個人發展的美式觀念,有許多不同之處。這種對比,也讓他自省自己是否忽略了家庭。他于是開始更加頻繁地給父母和弟弟打電話,跟家人的關系也因此變得更好。

          此外,中文作為一把“鑰匙”,也給胡安打開了不少機遇的大門。胡安感嘆,“很多人可能不會想到,會說中文能讓你認識到更高一層的美國人!

          更有趣的是,胡安對語言的好奇心從未止步,最近他甚至在學習福州話。對學習新方言特別上心的他,甚至為此搬家到福州房東的屋子,打電話咨詢時第一句就問,“你是哪里人?我可以跟你學福州話嗎?”現在胡安學習福州話已經有三個月,憑借從網絡搜刮到的教材,加上每天跟福州人對話,胡安已經能夠說起簡單的福州話。

          現在,胡安也依靠流利的中文水平,開設了一家語言培訓機構,專門面向以中文為母語、想要學習英語的華人。在他教過的700多位學生中,他自言最成功的案例是,一位學生從一開始完全不會英語,到跟他學習了六個月之后,能夠用英語買東西、點餐,甚至講故事和笑話。(何卓賢)

        編輯:【梁周杰】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无码一级A大片,好大?用力?深一点老师,最好看的中文字幕2018-2019
          <track id="bfdfd"></track>

          <noframes id="bfdfd">
          <p id="bfdfd"><pre id="bfdfd"></pre></p>

          <address id="bfdfd"></address>

              <p id="bfdfd"><pre id="bfdfd"></pre></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